谨守家风 培育元气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  浏览量:3440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11 10:15:46  TAG:

 在不到百年的时间里,一个村竟然涌现出中科院院士、解放军上将、教授、副教授、博士、硕士等300余名。中科院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熊大闰,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熊光楞,德国马尔堡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熊光明等,都是从这里走出来。

  这就是位于江西南昌县冈上乡境内的月池熊氏小村庄,遐迩闻名的“教授村”。

  一个小村庄为何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走出如此多的优秀人才?这不得不引人深思。熊氏后人直言道:“教授村的形成,我认为最主要还是得益于心远中学创始人熊育鍚先生。”

  熊育鍚(1868-1942年),字纯如,南昌县冈上镇月池村人,近代著名爱国教育家、江西近代教育创始人。“惓惓以倡办新学,作育人才为己任”。他一生破家纾财,倾注毕生心血兴办教育,曾创办心远小学、心远中学、心远大学等。其中,心远中学与当时长沙的“民德中学”、天津的“南开中学”并称为国内三大私立中学,培育了陈寅恪、饶毓泰、吴有训、熊正理、胡先骕、傅抱石、邹韬奋、袁玉冰、黄道等一大批名人。对此,严复在给熊育鍚的信函中予以很高评价:“贤弟生平以教育为唯一之业,极深佩叹”“舍身忘家,以教育后起为已任,此真圣贤用心,而为国家洪福”。

  “天下之本在国,国之本在家,家之本在身”。

  爱国务实

  爱国务实是一股永不衰竭的精神涌流,有了它的丰润,必能描绘大写的人生、成就不凡的业绩。熊育鍚20岁以前曾应童子试,举秀才,补“增生”。此后,他大量阅读范仲淹、张载、朱熹、王阳明、张居正、王夫之等人的著作而思想境界大开,遂绝意仕进,不再参加科举考试。晚清至民国时期,在“西学东渐”思潮的激荡下,熊育鍚“读康南海、梁任公、谭复生诸先生所著书,憬然知旧学之不可专治,西洋学问之可贵”,并极力推崇严复的学术思想和社会理念,从而选定了一条“科教救国”之道,决心以兴办新式学校来培养新型人才,以提高国民的整体素质。他自撰“钩金虽小无他质,蚁力式微总耐长”一联以自警自励,表现出远大的志向和深厚的家国情怀。

  受儒学、理学的深远影响,“爱国务实”的价值取向在熊育鍚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熊育鍚曾担任江西省教育会副会长、省教育司司长、临时省政府委员等职,一生参与过许多政治活动,他曾说:“吾人不可无政治兴趣,但不可有政治野心”。他注重探讨“古今中外得失,兴亡治乱之故”,进而形成了他积极入世的基本态度。早在1918年,熊育鍚从日本考察回国时,就对日本必然侵略中国作了准确预测,他发表演讲说:“盖彼邦区区之岛,幅员既狭,物产亦啬,无煤无铁供其科学上之应用,势非实行其侵略主义不为功,故虎视狼贪而思染指于大陆”,告诫大家要有民族危机感,对此“蕞尔小国”应保持高度警惕。

  爱国务实的逻辑起点在于家风的养成。熊育鍚家教从大处着眼,小处着手。他育有8子3女。作为大家庭的家长,熊育鍚每逢周末,都要召集全家人聚会,讲解国家形势、探讨社会现状以及做人处事的道理等。熊育鍚家教严格,他常告诫家人不要打着他的招牌在外干不好的事情。在日常生活中,他对家人的管束也很严格。除了过年,平日家里(包括家族)不允许打牌,如果发现,必严加管教。他认为打牌浪费时间,消磨意志,腐蚀心灵,丧失志气。他还打比方说,“你们还有闲情逸致搓麻将,有这功夫不如洗木炭去。黑木炭洗得白吗?这麻将摞起来,推倒又洗,什么时候才能洗干净!”

  把个人价值寄托在对国家民族的大爱与奋斗中,足以见证一个人的无私情怀。熊育鍚以自己切身体验深感中国之积弱,他教育大家无论做什么事,包括对学业和工作的选择,都不要先考虑自己,而要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。他鼓励大家要关心国事,把读书求学同将来改造社会、振兴国家联系起来,将来像“蔡(锷)、黄(兴)诸公,为国家建功立业”。在专业的选择上,他力主攻读理工科。其次子熊正理,自幼好诗文,颇具文学素养,然而在其影响下,赴美留学,获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理学院硕士学位,学成后毅然回到祖国,是湖南大学物理系创建者,建国后历任武昌华中工学院、湖南师范学院物理系教授,培养了不少人才,如吴有训、严济慈、施汝为等。其侄子熊正瑾,四川大学教授,曾在美国和闻一多、梁实秋等一起创办“中华戏剧改进社”,是最早演出文明戏的人。其长孙熊大开在心远中学即将毕业时,他特地嘱咐要报考理工科。熊大开后来考进三江文理学院,攻读土木工程专业,后任水利系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。

  崇文尚学

  教育、读书、知识,这是熊氏家族血脉相传的基因,也是熊氏家族鲜明的文化特征。熊育鍚的曾祖父熊世